浩通科技前后信披藏“玄机”
发布日期:2022-01-11 23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微软操作系统图形预览引擎存在“零日”漏洞。如果你单看徐州浩通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浩通科技”)2021年1月披露的IPO上会稿,或许会觉得“平平无奇”。

  但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结合浩通科技2016年6月报送的申报稿,却发现里面另有“玄机”。比如,浩通科技此前申报稿未披露对赌协议和代持,以及研发人员人数在一年内发生“腰斩”等。

  据了解,浩通科技主营业务为贵金属回收及相关产品的研发、生产、销售和服务。具体分为贵金属回收、贵金属为主的新材料、贸易三个业务板块。

  从股权结构来看,浩通科技的实控人为夏军,其目前持有浩通科技52.87%的股份。

  2016年6月,浩通科技报送了创业板申报稿,彼时的保荐机构为广发证券。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浩通科技于2017年4月终止审核,结束了第一次IPO的征程。

  证监会官网显示,浩通科技终止IPO审核的主要问题是,公司客户和供应商集中度较高,在职员工数量下滑,贸易型客户销售收入占比较高。

  休整不到一年,浩通科技又与新的保荐机构民生证券签订上市辅导协议,并在2018年2月向江苏证监局备案。

  比如,浩通科技2019年12月报送的申报稿显示,公司含贵金属废催化剂等二次资源处理2017年和2018年的实际处理量为2407.54吨和2333.13吨,产能利用率为80.25%和77.77%。

  而在浩通科技2021年1月披露的上会稿中,公司含贵金属废催化剂等二次资源处理2017年和2018年的实际处理量变为2333.13吨和2407.54吨,产能利用率为77.77%和80.25%,两年的数据完全互换。其原因可能是浩通科技数据颠倒。

  2014年5月12日,公司实控人夏军与徐高创投签署《股份转让协议》,夏军将其持有的公司500万股股份以2650万元价格转让给徐高创投。同月,徐高创投与浩通科技及夏军等人签订补充协议,约定徐高创投享有众多特殊权利,比如业绩承诺、优先认购权、反稀释权、清算权、股份赎回、经营决策权等。

  业绩承诺方面,浩通科技及夏军等人承诺,浩通科技2014年和2015年净利润不低于3000万元和3450万元,若公司没有完成上述净利润的目标,徐高创投有权要求夏军等人赔偿。而股份赎回触发条件包括浩通科技直至2017年12月31日未能完成IPO等。

  需要指出的是,浩通科技2014年和2015年净利润分别为2529.51万元和2630.72万元,均低于承诺业绩。为此,夏军后续与徐高创投签署了《业绩补偿协议》和《业绩补偿展期协议》,约定业绩补偿事项。

  但是浩通科技2016年6月报送的申报稿对上述事项只字未提,且相关的对赌协议直至2020年3月23日才解除。

  另外在解除协议前,徐高创投在2019年4月20日将200万股股份转让给夏军以及张辉、欧阳志坚(关于张辉和欧阳志坚,浩通科技在上会稿中描述不多,且未在公司任职)。

  彼时转让,除了徐高创投的转让价格相较5年前溢价86.79%外,夏军还另行向徐高创投支付700万元作为徐高创投本次转让股权的补充转让对价。换句话来说,徐高创投仅卖出四成股份,不但收回当初全部的投资款,还赚了30万元。

  除了对赌协议,浩通科技在2016年6月报送的申报稿中对代持问题也没有披露。

  在2021年1月上会稿中,王静2019年8月20日前持有浩通科技205.7万股股份,占总股份的2.42%,是浩通科技第八大股东。但后来,王静于2019年8月20日将173.02万股股份转让给丁家亮和田勇,且价格明显低于同期转让价格。浩通科技在上会稿中披露,本次转让是股权代持的解除,因此股权款并未实际支付。

  在浩通科技2016年6月报送的申报稿中,王静同样持有浩通科技205.7万股股份,占总股份的2.42%,却是公司的第六大股东。关于这位股东大部分股份为代持的情况,浩通科技却没有在申报稿中披露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浩通科技在上会稿中表示,公司一贯重视技术开发和技术创新,把产品研发及技术创新作为提升核心竞争力的重要保证,不断加大技术开发和投入力度。2017年-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的期末,浩通科技研发人员数稳定,分别为17人、16人、17人、19人。

  而这一时期外,浩通科技2015年和2016年的期末研发人员人数为26人和12人,不难看出,公司2016年研发人员人数出现“腰斩”现象,同比下降53.85%。“巧合”的是,因为刚好错开报告期,所以浩通科技没有一份申报稿完整的记录了这一次“腰斩”,更没有披露研发人员“腰斩”的原因。

  2017年至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,浩通科技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1.88%、1.4%、2.46%、1.96%。而截至2021年1月6日,东方财富显示,创业板注册制企业2019年研发费用率中位数为3.92%,平均研发费用率为4.16%,均远高于浩通科技。

  关于公司2016年的申报稿为何不披露对赌和代持,以及公司目前研发费用率较低是否会影响公司的竞争,如果增加研发投入是否会导致净利润下降较多等问题,记者向浩通科技发去采访提纲,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。

  人民网北京6月11日电(孙阳)近年来,国内设计咨询企业综合实力不断增强,积极参与境外工程设计咨询项目,带动技术、标准、装备和管理“走出去”,成为对外投资合作新亮点。当前,随着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(RCEP)正式签订,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不断加快,对外设计咨询行业迎来新的机遇。…

  人民网北京6月11日电(记者乔雪峰)记者从华北空管局获悉,2021年端午小长假期间,首都、大兴两机场计划进出港航班共计5370架次。其中,首都机场计划进出港航班3000架次,日均进出港航班1000架次,大兴机场计划进出港航班2370架次,日均进出港航班790架次。…澳门六合免费资大全